足求胜平负
手機版
|用戶登錄
足求胜平负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信用知識

主動糾錯,信用“污點”可“洗白”!社會信用條例執法檢查聚焦“信用修復”
發布時間:2019-04-19 10:47   來源:  閱讀次數:

  優化營商環境,一方面要大力扶持企業發展,一方面要防止野蠻生長,信用,就是一道底線。

  迄今,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臺已實現全市200萬法人、2400萬自然人全覆蓋,以及市、區兩級政府部門歸集全覆蓋,各類公共信用信息累計3.2億條。企業,特別是小微企業,一旦失信,就會上征信“黑名單”嗎?主動糾正失信行為,失信記錄還能刪除嗎?

  昨天下午,《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》執法檢查聚焦“信用修復”。一系列制度設計專為懲戒失信、激勵誠信量身打造。

   

  非“四類情形”

  不會進入“黑名單”

  征信“黑名單”,不是鬧著玩兒的,上了“黑名單”結果會怎樣?

  一處失信,處處受限。2018年,上海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7.5萬例,限制出境2455人次,限制乘飛機、高鐵等高消費14.1萬人次,限制購買不動產455人次,司法拘留1330人,追究拒執犯罪38人,3.3萬名失信被執行人迫于壓力履行義務。

  一旦失信了,就會進“黑名單”嗎?不少初次開辦小微企業的創業者,很擔心這件事。擔心不是沒有原因的,進了“黑名單”,別的代價先不說,單單是銀行貸款,就夠頭疼的,小微企業原本就貸款不易,如果失信,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幸好,“黑名單”不是一個筐,不會啥都往里裝。一個共識是,對嚴重失信行為,應當有黑名單制度,既警醒了當事人,也放大了當事人的失信成本。而且,黑名單制度本質上是一種聯動懲戒機制,是讓社會各界都參與對嚴重失信行為的制約,共筑“誠信長城”。與此同時,一種擔心卻是:黑名單,本身是一種評價行為,應當僅限于內部使用,一旦對外公開,難免涉及當事人的隱私權、名譽權。因此,無論是個人,還是機構,失信嚴重到何種程度,才可以被列入黑名單,立法應當給出明確規范;如果涉及信息公開,公開到什么程度,也應該給出明確規范。

  “黑名單”,要用就要用得有的放矢。為此,地方立法給出了層次分明的制度設計。

  首先,立法明確了嚴重失信“黑名單”的門檻,若非四類情形之一,不會進“黑名單”——

  嚴重損害自然人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;

  嚴重破壞市場公平秩序和社會正常秩序;

  有能力履行但拒不履行、逃避執行法定義務,情節嚴重;

  拒不履行國防義務,危害國防利益,破壞國防設施。

  說得更明白點,跟四類情形對應,有些個“失信面孔”,公眾不陌生——開火鍋店用地溝油,賣假藥危害公共健康,還有“老賴”等。在依法處罰之后,“黑名單”,這些人不能不上。

  嚴重失信,上了“黑名單”,后果很嚴重。立法授權司法機關、行政機關依法采取“特別懲戒”措施——市場和行業禁入,限制金融活動,限制高消費,限制公共政策享受,限制任職資格。

  2018年,上海高院加大失信懲戒力度,聯合市發改委、公安、稅務、房產等45個單位采取11類43項懲戒措施,對失信被執行人擔任公職以及出行、購房、投資、招投標等均予以限制。

  幸好,多數失信行為,尚屬不嚴重,夠不上“黑名單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申城首創了“公共信用信息歸集目錄管理制度”,避免了無序亂歸、信用濫用,也讓“黑名單”不會變成一個筐。同時,創設性提出,一旦擬納入信用信息目錄等事項存在較大分歧意見,或者可能造成較大社會影響,就要組織評估和聽取公眾、專家意見。

  信用修復

  過而能改善莫大焉

  一家企業,準備上市,萬事俱備,卻因為“拖欠養老保險”不良記錄,嚴重影響上市融資。

  企業覺得委屈,養老保險沒少繳啊,怎么就進了信用異常名錄?社保部門核查發現,因為企業人事主管出差,導致社保費用劃轉支付超過系統默認的繳納時間,被系統自動視為欠費,一條不良信用信息,由此出爐。如何補救?企業向市場監管部門提交材料,有一年來的社保繳納記錄、補繳記錄,還有信用信息修復申請。監管部門完成審核程序,在征信系統中,這家企業拖欠養老保險的不良記錄被修復。上市,總算沒有泡湯。

  “信用修復”,關鍵時候,作用關鍵。目前,上海市信用平臺日均查詢量超過5萬次,實現與國家公共信用信息系統、16個區公共信用信息子平臺、7個重點行業子平臺的互聯互通,支持部門間、區域間信用合作。

  一家企業的信用信息,在這個平臺上處于什么狀態,企業可查詢,因為有法定知情權。一旦發現信用信息記錄不對勁,無論是錯記、漏記,還是侵犯商業秘密、個人隱私,都可以向平臺提出異議,因為有法定異議權。

   

  在知情權和異議權之外,更要緊的是,如果失信者主動糾正了失信行為,是否允許“信用修復”,消除失信記錄?

  在立法過程中,這也曾是一個引起激烈爭論的立法議題,觀點可謂針尖對麥芒。

  一種觀點是,如果改過自新,也不能消除不誠信記錄,只會讓人破罐子破摔,根本有違征信制度促進社會誠信的立法初衷。

  另一種是,如果征信記錄可以改寫,那就好比為失信者打開了可以來回穿梭的“制度之門”,與其有空可鉆,不如不開這道門。

  立法平衡各方觀點,明確“失信主動修復權”,鼓勵信息主體積極向善,引導失信者改過自新,在失信信息查詢5年有效期內,主動糾正失信行為,消除不利影響,失信信息可從查詢平臺上刪除。

  只不過,為防止“修復權”的濫用,條例還明確修復必須要獲得原失信信息提供方的認可,原失信信息提供單位要向平臺出具書面信用修復記錄證明。

  無論如何,失信,再修復信用,都是要消耗“信用成本”的,耗時越長,成本越高,小微企業更是等不起,萬一不小心失信了,那就趕緊修復了,清白才輕松。

  信用承諾

  記錄越好收益越大

  好名聲,也是能帶來收益的。維護好信用,信用記錄越好企業收益越大。

  迄今,上海市稅務局、市財政局已推出“征信互認銀稅互動”“公共信用助力貸款擔保”,支持中小微企業貸款。目前,上海銀稅互動簽約銀行60家,截至2018年底累計發放各類銀稅合作產品貸款358億元,為小微企業節省利息成本及抵押、擔保費用約1.8億元,較好地實現了“企業有發展、銀行有效率、納稅更誠信”的良性互動。

  同時,申城信用建設助力營商環境優化,廣泛推行“信用承諾制”,信用承諾對象——無論是企業法人、事業單位,還是社會團體、自然人,都可以根據法律法規以及社會信用體系規定,對行政審批要件的真實性和違約責任作出公開書面承諾,承諾資料不作假,經營不作假,守合同重信用,以此引導全社會的信用意識。

  有了“信用承諾制”,上海各區、各部門結合“一網通辦”,先后對165項行政審批事項實施告知承諾,持續減少各類辦事證明,不斷激發市場主體活力。2016年以來,每年通過告知承諾實現當場發證40萬-50萬件,大大壓縮了行政相對人的辦事時間。比如,上海市文廣局對企業辦理電影放映經營許可證實施告知承諾,辦證時間由原來的20個工作日壓縮至當天;浦東新區在實行告知承諾制后,所有審批事項的平均辦結時間較法定平均辦結時間縮短了90%,較2017年壓縮了50%,信用助推優化營商環境的基礎作用,可見一斑。

 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姚麗萍

  記者手記>>

  卓越城市 信用先行

  《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》,我國第一部社會信用建設綜合性地方立法,迄今實施2年。

  卓越城市,信用先行。上海要邁向全球卓越城市,如果沒有積淀沒有底氣,便難有如此宏大目標。上海社會信用建設始終走在全國前列。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,我國首家民族征信機構“中華征信所”就成立在上海,新中國第一家信用機構“遠東資信公司”成立在上海,央行金融數據庫也落地在上海。從硬件上看,上海公共信用信息平臺、企業信息公示系統、人口庫的建設等都走在全國前列。從制度供給看,除社會信用地方立法開全國先河之外,上海也曾最早出臺企業征信和個人征信的政府規章。

  但要對標國際最高水平,上海的差距又在哪里?

  信用,關鍵在“用”。市場經濟發達國家都是信用發達國家,信用應用廣泛,個人和企業失信,一定寸步難行;信用產業發達,評級機構標普、穆迪如果下調主權國家的信用評級,都會造成巨大影響。與之相比,上海社會信用建設才剛起步。至今,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臺還不能做到信用信息全部接入,市場信用信息還不健全,有些領域失信者違法成本太低,失信懲戒還開始在少部分領域初露崢嶸——比如,司法領域制裁失信被執行人,而在其他領域的諸多應用尚待開拓。

  不妨,看看那些成熟的國際標準是否已結合上海實際實現本土化。比如,如何讓公共信用信息、市場信用信息形成閉環,讓失信者無處藏身;比如,如何讓各類懲戒措施形成合力,讓“老賴”們因為失信成本巨大乃至根本不想動“賴”的念頭;比如,讓信用服務機構實現平等準入,讓數據信息加工、行業扶持政策充分與國際接軌。

  上海社會信用建設,不會“起個大早趕個晚集”,而會摸清制度供給、具體操作中距離國際水平的差距,明確未來發展方向,讓信用體系充分作用于社會經濟發展和市民生活改善,讓信用真正“用”起來。